■2000年起,陳光保每年都會自掏腰包資助湛江雷州籍大學生上學,至今累計已超過1330萬元。(資料圖片)新快報記者 畢志毅/攝
  ■新快報記者 羅瓊
  每到寒暑假,83歲的陳光保家裡就特別熱鬧。從外地求學歸來的大學生們,圍在他身邊,一聲聲“保伯”、“保爺爺”,讓他笑不攏口。
  2000年起,陳光保每年都會自掏腰包資助湛江雷州籍大學生上學,至今累計已超過1330萬元。這名湛江市政協原主席,為了給孩子們提供獎學金,把自己的積蓄都花光了,把市區的房子也賣了,把農場的收益都捐出去了。
  “我的每一分錢都會捐出去給孩子們讀書。”陳光保說到做到,人稱“裸捐書記”,獲譽全省首屆“南粵楷模”稱號。
  “颱風也不能阻止我捐款”
  20年前,63歲的陳光保從湛江市政協主席的職位上離休。他和50多名老幹部“湊份子”,承包了2000畝荒地,走上創業的道路,365天吃住都在農場上。
  直到2004年,農場效益才開始扭虧為盈。但隨著陳光保開始走捐資助學之路後,每年農場的全部收益,都被他拿去捐了。
  今年夏天,颱風“威馬遜”使得陳光保的農場損失超過400萬元。然而,“颱風也不能阻止我捐款。”坐在輪椅上的這名83歲老人,硬是拿出了150萬元,為雷州市584名考上一本院校的學生“發紅包”——本科生每人獎2000元,高考狀元每人獎5000元,貧困家庭獎1萬元,這是陳光保堅持了多年的捐贈標準。
  受助大學生超過3000人
  早在2000年,陳光保就開始捐助大學生,他經常讓子女們把自己的工資送給那些上不起大學的學生。當農場開始盈利後,他就把自己每個月9500元的工資,連同從農場收入中拿出的十多萬元,用來獎勵學生和老師,凡是村裡考上一本院校的學生及其教師都給予獎勵。
  從2009年開始,陳光保的捐資助學路走得更加大氣了——他每年均拿出百萬以上巨款捐助莘莘學子,受他資助的大學生們,已經超過3000人。
  2009年8月,雷州市有305名學生高考上了一本線,當得知其中有不少寒門學子在為學費發愁時,陳光保公開拍賣自己在湛江市區的唯一一套房改房,結果只賣了26萬元。為了籌夠70萬元,他把離休金、贍養費、醫療費全都掏了出來。
  2010年,雷州又有409人考上一本線,陳光保計劃捐贈105萬元。為了湊齊這筆獎學金,他打電話給在暨南大學工作的小女兒陳席“化緣”,女兒連夜帶20萬元從廣州趕回農場。
  在把105萬元全部捐出去之後陳光保才發現:農場已經連買化肥的錢都沒有了。“可以跟銀行貸款嘛,等香蕉賣了就有錢還貸款了。”陳光保十分“淡定”。
  “我給子女留的財富叫行善”
  陳光保一路走來並不容易。剛剛走出農場虧損的低谷後,他又因腰椎增生手術失敗致雙腳殘疾,只能坐在輪椅上。緊接著,陪伴近半個世紀的老伴又離他而去。捐資助學多年,他也聽到不止一個人說他“傻”,也不止一個人質疑他這麼做到底是“圖什麼”。
  “圖個心安。”陳光保說,他小時候沒錢上學,9歲給地主放牛,撿豬屎賣錢,對知識的渴求讓他帶著糞筐都要站在私塾外聽老師講課。正是在最艱難的時期都不放棄學習,陳光保才能走出農村,踏上仕途,官至正廳級。“讀書改變命運,如果因為沒錢而不能讀書,那將是人生最遺憾的事情!”陳光保說。
  陳光保說,他祖上三代都是長工,祖父和父親沒給他留下財產,自己也不准備給子女留財產。“海康(今雷州市)歷史上出了6位清官,都沒有留財產給後代,只留下‘清廉’二字。我是共產黨員,為什麼要留財產?”陳光保說,“我給我孩子留下的最大財富,是功德和行善。”  (原標題:我的每一分錢都會捐給孩子們讀書)
創作者介紹

cyrus

qt67qtxgg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