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茜 成都
  一個風華正茂的大男孩,卻在合家團圓的春節孤獨蜷縮在異鄉的露天長椅上忍飢度日,曾經的理科狀元劉寧畢業後流浪成都,任誰看了都心疼;可如今備受關註,他卻又陷入家人辛酸屈辱的眼神包裹和公眾苦口婆心的勸責攻勢之下。
  誰不希望劉寧有一個美好的現在和未來,但我卻無論如何都不敢苟同劉父那一代長輩加諸兒女們的價值標準:理科狀元或名牌大學畢業,就理應好職高薪,不可短暫失業,不能選擇流浪。一個人的未來,憑什麼要背負“給家人丟臉、給整個縣丟臉”的沉重負擔,這不是劉寧一個人的逆反,只不過他敢,很多人不敢。
  理想,原本就奢侈,追求理想的道路,也不可能隨隨便便。給那些還有執著理想之人多一些時間和空間,哪怕只是一無所有地流浪。“流浪”並不可恥,三毛沒有流浪撒哈拉的勇氣,就不可能寫出叩人心扉的人生歷練;喬布斯沒有輟學後流浪他國的迷茫,也不可能在混沌的青春期摸索出人生的目標和意義。“停下來,想清楚,慢慢走”,這是當今浮躁世人最欠缺的勇氣,他們都怕像劉寧那樣,成為現實標準下的“逆子”。
  必須、立刻、馬上服從現實,也許正是很多悲劇人生的開始。應給那些比我們勇敢,還在為理想流浪的人多一些寬容和理解:劉寧有些真心話值得聆聽,“如果找不到喜歡的工作,我寧願不工作”,這是很多人一生欠缺的勇氣。劉寧與這個社會的對話也值得認真對待,“人生的意義是什麼?”“一般人的生活方式,讓我看不到意義,找不到目標,一切都很平庸。”劉寧曾經飄揚的理想值得珍惜,因為即使愛因斯坦、霍金,沒有社會關懷和支持,他們恐怕也難以最終影響世界。劉寧等人總容易“沉溺網游”的迷失也值得我們反思,他們渴望認同,但得到的卻總是強加和打擊。當然,我們也可以什麼都不做,只要不武斷地給他們早早打上不爭氣的標簽。畢竟,他們的選擇無礙他人無害於社會,就給他們多一點時間和鼓勵吧。  (原標題:給劉寧們的理想多一些流浪的時間)
創作者介紹

cyrus

qt67qtxgg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